普京与特朗普达成一致:当前石油价格不符两国利益


爸爸连续几天到酒店外看徐蔓宁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

接下来的一个月,虽然德国确诊病例数逐渐增长,但人们对病毒并未重视。2月底,德国最大的科隆狂欢节如期举行,超过一万人参与了狂欢节游行,我的朋友圈里也有几个中国人参加了狂欢节,并拍视频晒出了当时人挤人的盛况。

检疫完毕,带着健康码,再通过一次边检,顺利出关。从降落到取行李,大约用了三个小时。因为座位号比较靠前,出发地也相对安全,我等待的时间没有很久。飞机上几百人,一切有序而高效地进行。

按照计划,5月份我将回德国继续上学,无论疫情能否得到控制,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路上也会做好防护,回去自我隔离14天。

回国准备:口罩戴不戴?

科莫表示,没人知道疫情所致的封锁何时结束,一些专家和美国官员已经提出了不同的时间表。科莫称他会见了整个州立医院系统的官员,并告诉他们:“我们正在处理战争。”

疫情发生后,没有人戴口罩。德国人普遍认为,健康人是不需要戴口罩的,只有患病的人才需要佩戴口罩。虽然无人佩戴,但在2月的德国,药店里也仍旧买不到口罩,价格也一直在涨,直至2月底意大利疫情暴发,亚马逊上口罩的价格已经翻了十倍。

3月28日0-24时,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。截至3月28日24时,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1218例,累计出院1216例,累计死亡1例,治愈出院率99.8%。

在托运行李处测量了一次体温,接着出境边检,测体温,再排队过安检。到登机口,工作人员用额温枪再次给我们测量了体温。三次体温检测无碍后,才可以登机,踏上回祖国的路。